特斯拉的理想VS华尔街的阴谋
2019-05-31 09:32:52
  • 0
  • 1
  • 3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原创: 丫丫股侠 丫丫港股圈

近日,美国新闻集团CEO罗伯特汤姆森(Robert Thomson)惯例来中国走走。

这位传媒大亨,是默多克的二把手,华尔街日报、福克斯新闻等重量级媒体的掌门人,对于全球的政经大事,可谓敏锐至极。

但这一次,当被问及目前最关注什么大事的时候,汤姆森却有点出人意料,他没有说美国2020年大选,而是说特斯拉。

他说,特斯拉很糟糕,甚至会破产。

之前华尔街日报发表过一篇长文,详细阐述了这一论调。文章有理有据指出,虽然特斯拉股价今年以来已经下跌了40%,足足蒸发了300亿美金,但或许只是开始。因为特斯拉赖以生存发展的两条路都面临巨大危机,投资者正失去信心,其融资能力必然进一步被削弱。这对于一直靠烧钱存活的特斯拉来说,真的很危险,当然存在破产风险。

的确,从特斯拉公布的业绩上看,很难让人乐观。

最新的19Q1,净亏损高达7.02亿美元,每股亏损4.1美元;Model 3交付量环比下降20%,是两年来的首次季度环比下滑。此外,公司现金进一步下降至22亿美元,营运资金吃紧。

除了业绩,汽车本身也麻烦不断。最近一个月,上海、旧金山、香港先后发生特斯拉自燃事件,引发广泛质疑。

来源:新闻图片

结合华尔街日报充满忧虑意识的长篇报道,似乎所有人都能预见到,特斯拉这是要玩完,显然卖掉特斯拉的股票将是唯一选择。

但有谁能保证,卖掉特斯拉股票之后,不会后悔呢?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到底是媒体的正义洞察,还是煽动脾性使然吗?

其中,不免让人嗅到一丝阴谋味道。

理想向左,利益向右

这个世界有一种冲突,叫做特斯拉的理想与华尔街的阴谋。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正是钢铁侠的原型。

他和这颗星球上的绝大多数人不同,因为他从小就志在改变世界,让人类拥有更美好的未来。

马斯克先后创立了PayPal、Solar city、SpaceX、Neuralink、Open AI,他始终在践行,一次次将现实的边界大尺度推向了理想国度。

而作为承载着马斯克“改变人类能源结构”伟大理想的特斯拉,自然成为他十分看重的项目。即便在最困难的08年金融危机期间,因为资金紧缺,特斯拉已到破产边缘,他也没有放弃。

来源:腾讯视频,08年金融危机袭来,马斯克因为一笔重要的融资告吹而失声

然而,特斯拉这样超前的创新科技,长期持续烧钱必然无可避免,迫于生存压力,马斯克把目光投向了华尔街。于是,2010年特斯拉上市了。

故事的开始是美好的。

一个伟大的改变世界的项目,一个庞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一个能力出众的“钢铁侠”,一个世界领先的新能源技术……自然有投资者愿意掏钱烧出一个未来。

尤其是在2013年Model S量产以后,投资者对特斯拉的美好预期急升,股价大幅上涨,半年内翻了5倍!

来源:富途

不过,随着故事的进展,相较于最初对故事新鲜刺激的注意,另一个事实变得越来越被看重。

上市以来,虽然特斯拉的营收在增长,但却从未摆脱过亏损的状态,即使将时间拆细到每个季度,30多季度里,也仅有4个实现过盈利,其余时间全线亏损。

来源:wind

来源:wind

现金流情况也一路亮红灯,可以说,若不是资本市场持续输血,特斯拉早就难以为继。

来源:wind

资本天生逐利,尤其是对于习惯用业绩和股价说话的华尔街。

一边,马斯克继续给投资者讲述他的伟大故事,获得那些坚定粉丝的支持,但另一边,不满情绪弥漫的华尔街精英们,显然对这段感情有了新的想法。

在特斯拉身上获取利益,绝不止于做多

更何况, 特斯拉真的很特别,他不仅是极强的招(做)多体质,更是招(做)空体质!

通俗讲,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特斯拉的“缝”确实有点多,业绩亏损、烧钱无数、股价又高高在上,还经常画大饼又无法兑现,随便举两个:

Model X本来预期2014年初交货,最后推迟到2015年九月;2017年初,马斯克预计到2017年底, Model 3可达量产五千辆/周,但直到 2018年六月底最后一周才实现。

总而言之,在空头眼里,汽车行业本身就是一个重资产低毛利的行业,特斯拉的持续亏损,大量负债,产能难突破,不信守承诺,新的竞争对手又大量逼近,等等等,这样的公司,不就是最好的猎物吗?

于是,故事进入新阶段。

华尔街的做空势力,开始不断对特斯拉频繁表达另一种疼爱。

有一种疼爱,叫做空

特斯拉有多受空头欢迎?

数据显示,做空特斯拉的资金常年维持在数十亿美元的级别,高峰期甚至超过一百亿美元,而特斯拉的总市值,最高时也未超过700亿美元,现在也只有300亿美元上下。截止目前,特斯拉的做空比例仍旧超过20%。美国金融技术公司S3 Partners曾发表报告称,特斯拉已经成为美股最大的做空对象。

对冲基金老手达赖厄斯-布朗(Darius Brawn)、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创始人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曾经准确预测了安然公司的倒闭),还有资管公司Accipiter Capital Management、对冲基金Greenlight、摩根凯瑞资本、做空基金公司Rocker Partner,众多的华尔街大空头都前赴后继。

与之形影不离的,是分析师、媒体不时传出的看空报告和报道。

从2014年开始,多位华尔街分析师就开始降低对特斯拉的预期,下调目标股价。

2016年,美国评级机构TheStreetRatings也给予特斯拉股票“卖出”评级,评级分仅为“D+”。

这三年,几乎每个季度都有媒体长篇累牍地报道特斯拉,当中不乏主流的华尔街日报、彭博等,关键字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亏损、瓶颈、破产、离职,等等。

今年,美国价值投资人俱乐部VIC日前发表万字长文,直指特斯拉是一场升级版“庞氏骗局”。

“空军”大兵压境,时常导致特斯拉的股价大幅波动,股价半年跌去30%甚至近乎腰斩,都出现过,每一次大跌,都是空头举杯庆祝之时。

一张图,充满多少跌宕剧情,处处可见空头魅影,又有多少暴利机会?

来源:富途

面临这种情况,一般公司会想办法改善公司经营,稳住资本市场,尤其是特斯拉这样需要持续烧钱的公司。

特斯拉自身也一直在试图努力,但它真的太特殊了。

1. 特斯拉的需求端是没有问题的

预约队伍一直大排长龙,问题反而出在供给端,在于产能不足。

但电动车技术、电池技术又不是传统成熟的汽车技术,其本身也处在不断探索和完善阶段,产能不足是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想建工厂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

2. 马斯克是特立独行之人

他十分坚持理想,也十分不屑空头的短视行为,时常在推特上隔空互怼,对冲基金、分析师、媒体,甚至汽车同行,都被骂了个遍。

即使在正式的业绩电话会议上,马斯克也不给那些质疑他的分析师面子,直接来一句:

“问题太无聊,下一个。”

来源:推特

显然,这就更加剧了他和空头的对峙,空头们也更加理直气壮做空特斯拉。

在强大的华尔街空头面前,特斯拉显然已经成为利益风暴中的“优质标的”,所谓理想似乎越发风雨飘摇。

虽然特斯拉看起来像倔强闪烁的星辰,但更像一枚无力自持的棋子。

至少,故事只能持续,华尔街那些无处不在的空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

华尔街空头:利益,与道德无关

华尔街的空头有多强大?看看大名鼎鼎的索罗斯就知道了。

1992年,索罗斯狙击英镑,豪赚10亿美元;1997年,狙击泰铢,并引发亚洲金融风暴,虽然在其后狙击香港的时候受挫,但若不是中央政府的坚定支持,香港恐怕也难逃厄运,亚洲一役,索罗斯同样豪赚数十亿美元。

如果说华尔街空头们只横扫外国,那就错了,他们做空自己的国家也毫不手软。

2008年金融危机前,就有个别嗅觉灵敏的对冲基金经理嗅到美国房贷市场要崩盘,开始大肆通过CDS等衍生工具去做空美国,收获巨大的利润,电影《大空头》(The big short)真实地还原了这一个过程。

来源:电影《大空头》

电影其中一位人物的原型,正正是金融危机中狂敛2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大佬--约翰·保尔森(John Alfred Paulson)。

来源:网络图片

这些强大的空头,手握数百上千亿美元的资金,富可敌国,在他们眼里,任何时候,只要攻击某个个体,成本低,又能获取超高回报,这种不对称就一定会触发攻击行为,这是客观现象,是数学必然,无关道德。

而做空的手法,也并不复杂,通常是寻找这种不对称,发现后便借入“弹药”,然后通过大规模抛售,待价格大跌后再重新购入、偿还,同时运用各种衍生工具进行对冲,赚取巨额利润。

在这一过程中,常常伴随这各类信息渠道的推波助澜,如通过网络散布匿名或者断章取义的谣言,通过各类媒体、专业机构发布负面报道。

道理很简单,谣言的制造成本非常低,人对于谣言的反应力度一般会远大于正面信息,一旦得手,短期回报非常大,至于后续的烂摊子,就是留给公司本身,以及那些被媒体假新闻轻易操纵又从不反思的的投资者。

其中一个例子,是2016年10月,Banc of California 公司被匿名者网上散布谣言说董事会成员和一个被定罪关押的骗子有关,股价一天重挫30%。驳斥谣言要花时间取证, 等到几个月后真相大白,公司被证明为无辜,股票出现反弹,但公司的两名董事早已被迫辞职,空头也早已套利离场。

华尔街空头热衷的猎物,是本身对资本市场依存度较高的公司,例如高杠杆率,这类公司一旦越过某个临界点,或者供应链上下收紧账期,极易引发市场信心不足,继而出现融资困难,最终导致流动性危机,此时再散布各类负面消息,就有可能推波助澜地使公司的破产变成现实, 这就是所谓自证预言机理(Self-fulfilling prophecy)。

特斯拉正是最好的例子,2018年3月初,Model 3产能问题再次水面,彭博社放出消息,马斯克承诺的周产5000辆,根本就是笑话,根据他们的追踪,这个数字还不到1000辆,与此同时,在公司效力5年的财务副总裁辞职,市场哗然。特斯拉的做空比例由16%左右的水位开始上升,至3月底突破20%。

来源:富途

3月27日,评级机构穆迪把特斯拉债券降级,大量主流媒体渲染特斯拉即将破产的消息,随后一周,特斯拉股价一周内下跌了近20%,市值蒸发100亿美元。

来源:富途

无独有偶,今年一月起,特斯拉传出裁员7%、关闭部分直营店的新闻,做空比例再度急升,随后公布的Q1财报仍旧亏损累累,更进一步助长了做空比例,目前已由低位的14.6%上升至21.63%。

来源:富途

伴随而来的,是股价今年以来40%的跌幅,市值蒸发超过300亿美元。

来源:富途

一升一跌间,空头获利多少,一目了然。

没有亲自深入调研的投资者,看到这样的新闻,很可能被吓坏,进而大肆抛售,而空头却在另一边愉快地收割,数据显示,最疯狂的时候,空头一天在特斯拉的下跌中便可获利超过10亿美元。

故事讲到这里接近尾声,很多事便能够串联起来。

这里就不得不提华尔街日报,它所扮演的角色,不言而喻——至于其所说的,任何公司都有破产的风险,没错,毫无漏洞可言。

或许这是空头的集结号,他们不满足特斯拉跌掉40%,想彻底大干一场,直接把特斯拉弄到跪地不起,看看仍旧处于高位的做空比例,就知道,空头还未善罢甘休。

华尔街基于利益的阴谋,我们只知道是阴谋,但却难以知道阴谋有多深。

最后,尊重利益,致敬理想

所有的资本都血腥。

华尔街金钱永不眠,这里利益至上,象征着财富巅峰与食物链头部,同时也充满暗黑,充满阴谋。但你却无法批判,只能仰望。其实我们更愿意将视角聚焦,于其中翻滚的特斯拉,或者说马斯克。

招(做)空体质的特斯拉,也许真的有一天,会像2008年马斯克发射的火箭一样,化作夺目却永远湮灭的大火球吗?

至少确定的是,这不会是终章。

后来的故事,2010年SpaceX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猎鹰9号火箭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马斯克依然在书写传奇。作为为数不多的乔布斯同类人,马斯克似乎根本不属于现在,而是注定为未来而生。

华尔街或许能够操控这个星球上的金融局势,但马斯克的想法是:

这颗星球都根本不算什么。

纵然有再多阴谋,眺望历史上最闪耀的,终究是理想。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